可是澳洲猪瘟病毒有少年老成种不一致的呈现情势和传播路线,北美洲猪流感传入欧洲结盟

 三农资讯     |      2020-01-13

图片 1

非洲猪瘟对欧洲养猪业来说是否是一个威胁?我们可以从德国的弗里德里希-勒夫勒学院找到答案。对科学家Dr Klaus Depner 和 Dr S... 非洲猪瘟对欧洲养猪业来说是否是一个威胁?我们可以从德国的弗里德里希-勒夫勒学院找到答案。对科学家Dr Klaus Depner 和 Dr Sandra Blome 来说,非洲猪瘟病毒已不再神秘。“问题的最关键是人类的应对它的方式欠妥。”
如果说同两位非洲猪瘟的领军科学家聊过之后,能有什么可以带回来的消息,那就是关于这一疾病最大的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人类如何应对它。
FLI的国际动物健康团队带头人Dr Klaus Depner已经承认即使是像他这样作为一个专家,也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来了解这一疾病。他说:“我在20世纪90年代期间已经在非洲工作大约4年了,我在那里首次遇到这种疾病。而我真正开始研究它是于2007年在乔治亚州。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我对经典猪瘟病毒的所有认知全部应用到了非洲猪瘟上病毒,但其实当我们研究非洲猪瘟的时候必须忘记经典猪瘟,两种疾病的传播机制是不同的。”
辨别出两种疾病的区别是困难的
他的同事Sandra Blome博士评论说:“不管是经典猪瘟还是非洲猪瘟都会导致猪严重发病,而且造成的经济损失也是基本相当的。如果两只挨着的猪同时感染这两种疾病,那么仅仅基于临床表象我很难看出差别。只有进行实验室诊断才能知道感染的是哪一种病毒。”两种病毒虽然有着相同的名字,引起相同的临床特征,但是非洲猪瘟病毒有一种不同的表现方式和传播途径。
两种病毒的传播模式
FLI的研究表明,非洲猪瘟病毒在感染家猪和野猪的方式上没有区别。按理说,当非洲猪瘟在2007年进入高加索的时候,研究者最主要的问题之一就是这种病毒的传播方式以及对野猪的表现形式是怎样的。
Depner说:“本来,我们有两个假设。第一个假设是,由于这种病毒的毒力高,感染的野猪将全部死亡。”
Blome说:“动物在感染病毒之后大概4天发病。”
Depner说:“患畜通常发病后3到6天死亡。这意味着所有感染的猪都会迅速死亡,也就是说这一病毒会很快消失,因为它杀死了自己的宿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必难过,因为ASFV会自行灭亡。”
Blome指出:“事实上ASFV传染性并没有那么强。患畜血液中携带的病毒量最高,而血液和粪便中病毒的携带量较少,我们高估了ASFV的接触传染性。该病移动非常慢,并没有想象中传播地那么快。”
人类扮演的角色
但是非洲猪瘟仍然从高加索传到了波罗的海和波兰。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科学家说软蜱和昆虫不大可能传播该病毒。事实上,他们怀疑导致非洲猪瘟爆发的真正原因可能是人类的粗心大意。Depner 说:“通常都是人类行为不当的问题,比如患病猪的肉流入市场。当猪大量死亡时,它们会被送到屠宰场。随后猪肉降价、廉价的猪肉流入市场,病毒也随之散播开来。”
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对非洲猪瘟无效
Blome 补充道:“我们曾见过这样的事例,有些农场即使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却仍然会感染该病,结果表明生物安全措施并没有说的那么有效。 事实证明是人类的举动加重了这一情形。因为野猪经常被认为会传播这种病毒,所以一些国家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消灭野猪上。除此之外,在波罗的海国家如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暴发的非洲猪瘟带有明显的”人文特征“。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此病毒可以仅在乡间的野猪群间存在而不至于传播到那么遥远的北方。Depner 解释说:”但是人类为了捕猎,人为地限制了波罗的海的野猪密度,这些野猪完全依赖于人类生存,因为冬季温度可能持续几个星期都是零下20°C 。“
监控工作
Depner说:”我们没有低估非洲猪瘟,相反,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可以看见该疾病的每次暴发都有被报道,大多数家猪暴发该病都是由农民报道的,这证明监视工作做得很好。也进一步说明了所有的服务都是准备充分的,兽医和农民为了控制这一疾病做了很好的工作。“

非洲猪瘟于1921年在肯尼亚首次发现以来,一直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流行,直到1957年,非洲猪瘟传入欧盟。欧盟各国在与ASF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经验,多个国家成功净化了该病。

非洲猪瘟对欧洲养猪业来说是否是一个威胁?我们可以从德国的弗里德里希-勒夫勒学院找到答案。对科学家Dr Klaus Depner 和 Dr Sandra Blome 来说,非洲猪瘟病毒已不再神秘。“问题的最关键是人类的应对它的方式欠妥。”

2019年3月11日,畜牧大集网记者采访了全球非洲猪瘟联盟主任、德国非洲及经典猪瘟国家参考实验室首席专家Sandra Blome博士,针对中国非洲猪瘟防控热点进行了深入沟通,现将主要内容整理如下,供同仁交流学习。

如果说同两位非洲猪瘟的领军科学家聊过之后,能有什么可以带回来的消息,那就是关于这一疾病最大的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人类如何应对它。

1、非洲猪瘟属于接触性传播,国外的经验传播速度缓慢,但在中国情况出现了变化,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FLI的国际动物健康团队带头人Dr Klaus Depner已经承认即使是像他这样作为一个专家,也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来了解这一疾病。他说:“我在20世纪90年代期间已经在非洲工作大约4年了,我在那里首次遇到这种疾病。而我真正开始研究它是于2007年在乔治亚州。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我对经典猪瘟病毒的所有认知全部应用到了非洲猪瘟上病毒,但其实当我们研究非洲猪瘟的时候必须忘记经典猪瘟,两种疾病的传播机制是不同的。”

Sandra Blome博士:在欧洲,一般情况下非洲猪瘟的爆发跟野猪密切相关。除了接触之外,非洲猪瘟可以通过血制品、蚊虫、软蜱叮咬、肉制品等进行传播,这种情况下疫病传播较慢。然而,如果饲料(包括泔水、配合饲料)受到污染,非洲猪瘟的传播就会比较快。另外,若是欧洲国家发生非洲猪瘟,政府会要求全部扑杀,然后快速发放足额补偿给养猪户,这会有效抑制疫情的扩散。

辨别出两种疾病的区别是困难的

2、中小散户的猪场比较简陋,请问他们该如何搞好非洲猪瘟生物安全防控?

他的同事Sandra Blome博士评论说:“不管是经典猪瘟还是非洲猪瘟都会导致猪严重发病,而且造成的经济损失也是基本相当的。如果两只挨着的猪同时感染这两种疾病,那么仅仅基于临床表象我很难看出差别。只有进行实验室诊断才能知道感染的是哪一种病毒。”两种病毒虽然有着相同的名字,引起相同的临床特征,但是非洲猪瘟病毒有一种不同的表现方式和传播途径。

Sandra Blome博士:中国的养猪散户较多,猪场设备简陋,面对非洲猪瘟,防控难度更大。目前非洲猪瘟没有疫苗,做好生物安全是最佳的防控方法。主要注意以下几点:一是做好猪场内的消毒;二是准备充分的鞋、防护服等物资,做到及时更换、彻底清洗、消毒;三是对外源猪必须进行隔离检疫,一段时间后无问题再混群;四是泔水很危险,不要用来喂猪;五是重视饲料安全,散户没有能力监测饲料的安全性,建议自配料的要改成外购商品料;六是重视车辆消毒,散户基本没有自己的车辆,所以对运猪车、饲料车要严格消毒,避免进入猪场;七是重视精液质量,要求供应商对精液品质有未受非洲猪瘟感染的质量承诺。

两种病毒的传播模式

其实对于散户来说,一家一户做好生物安全防控的意义不大,在散户聚集的地方如果能进行区域防控,比如以村作为流行病学单位,效果会更好。

FLI的研究表明,非洲猪瘟病毒在感染家猪和野猪的方式上没有区别。按理说,当非洲猪瘟在2007年进入高加索的时候,研究者最主要的问题之一就是这种病毒的传播方式以及对野猪的表现形式是怎样的。

3、请您介绍下国外非洲猪瘟疫苗的最新研究进展,您对中国研发非洲猪瘟疫苗有什么建议?

Depner说:“本来,我们有两个假设。第一个假设是,由于这种病毒的毒力高,感染的野猪将全部死亡。”

Sandra Blome博士:从欧洲的经验来看,疫苗对于非洲猪瘟的防控有一定作用。灭活疫苗对于同源毒株有较好的保护效果,但对异源毒株效果较差。此外,灭活疫苗在注射后会产生大量抗体,但不产生中和抗体,所以不能清除全部病毒,给猪做完疫苗后再用病毒攻击的话反而比不打疫苗的猪更容易死亡。

Blome说:“动物在感染病毒之后大概4天发病。”

早在1970年,欧盟就已经研发出了非洲猪瘟弱毒活苗,对于猪的保护率在80%-90%。但在葡萄牙和西班牙猪场应用时,人们发现这种疫苗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猪群慢性带毒、没有临床症状但持续性缓慢排毒等,这些现象与净化疫病的原则相背离,于是慢慢放弃了该疫苗的使用。

Depner说:“患畜通常发病后3到6天死亡。这意味着所有感染的猪都会迅速死亡,也就是说这一病毒会很快消失,因为它杀死了自己的宿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必难过,因为ASFV会自行灭亡。”

目前有机构在活苗基础上用分子生物学手段敲掉一些特定基因,希望实现提高免疫力、减弱毒力的目标,目前有一些进展,但还不能实现商业化生产。另外,中国和欧洲有非洲猪瘟疫苗研发的合作,这会有助于优质疫苗的诞生,研发有两个方向:一是净化,二是控制死亡。如何选择还要取决于后来的决策。对于中国来说,研发出能有效控制非洲猪瘟在家猪中暴发的疫苗,可能性很大,相信不久就有产品问世。大家要注意的是,疫苗只是非洲猪瘟防控过程中的环节之一,虽然很重要,但不能全部依赖于它。当然,如果疫情恶化,可以通过临时批文的方式用疫苗解决一些问题,但非洲猪瘟的防控最终还是要落实在净化上。

Blome指出:“事实上ASFV传染性并没有那么强。患畜血液中携带的病毒量最高,而血液和粪便中病毒的携带量较少,我们高估了ASFV的接触传染性。该病移动非常慢,并没有想象中传播地那么快。”

4、您如何看待拔牙式扑杀?有什么建议?

人类扮演的角色

Sandra Blome博士:这种拔牙式的捕杀很难有效控制非洲猪瘟,这种方式听起来似乎有道理,但在实际操作当中往往以失败而告终。一旦猪场中某头猪感染非洲猪瘟感染,其他更多的猪可能已经处于潜伏期,只是没有出现临床症状,但已成为病毒载体,而且会在猪群里继续传播。我们曾经在清洗消毒做得极好的实验室中,尝试攻毒一栏猪,但另外一栏未攻毒的猪,10天后也感染死亡。所以,不建议用拔牙式扑杀应对非洲猪瘟疫情,因为弄不好会把满口牙都拔光。比如俄罗斯的某较大规模猪场,其中一栏猪出现问题,想用拔牙式,结果还是失控了。

但是非洲猪瘟仍然从高加索传到了波罗的海和波兰。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科学家说软蜱和昆虫不大可能传播该病毒。事实上,他们怀疑导致非洲猪瘟爆发的真正原因可能是人类的粗心大意。Depner 说:“通常都是人类行为不当的问题,比如患病猪的肉流入市场。当猪大量死亡时,它们会被送到屠宰场。随后猪肉降价、廉价的猪肉流入市场,病毒也随之散播开来。”

另外,从政策上来说,这种拔牙扑杀方式是违法的,因为有规定,发现非洲猪瘟要及时上报和扑杀,以免发生更大面积的传播。

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对非洲猪瘟无效

采访手记:

Blome 补充道:“我们曾见过这样的事例,有些农场即使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却仍然会感染该病,结果表明生物安全措施并没有说的那么有效。 事实证明是人类的举动加重了这一情形。因为野猪经常被认为会传播这种病毒,所以一些国家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消灭野猪上。除此之外,在波罗的海国家如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暴发的非洲猪瘟带有明显的“人文特征”。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此病毒可以仅在乡间的野猪群间存在而不至于传播到那么遥远的北方。Depner 解释说:“但是人类为了捕猎,人为地限制了波罗的海的野猪密度,这些野猪完全依赖于人类生存,因为冬季温度可能持续几个星期都是零下20°C 。”

大牌驾到、干货满满。Sandra Blome博士是现任全球非洲猪瘟联盟主任。在高传染性病毒研究领域,她有着超过15年的工作经验,领导着欧盟非洲猪瘟专项研究等多个项目。虽然欧盟经验未必完全适合国内,然而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感谢Sandra Blome博士自远方而来的分享!

监控工作

据悉,2019年的礼来动保治道有方系列大型互动直播讲座将陆续推出非洲猪瘟防控、猪呼吸道和肠道疾病防治等业界关切的专题。而本次非洲猪瘟防控必备知识点直播讲座将于3月18日晚7点半进行重播。

Depner说:“我们没有低估非洲猪瘟,相反,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可以看见该疾病的每次暴发都有被报道,大多数家猪暴发该病都是由农民报道的,这证明监视工作做得很好。也进一步说明了所有的服务都是准备充分的,兽医和农民为了控制这一疾病做了很好的工作。”

图片 2

上一篇:56net官网南瓜日常埋茎3-4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