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煦阳光于今已与广大家规模养猪公司树立管理服务关系,越来越多的农牧公司决策者开掘到施行新闻化管理的须求

 乡村大世界     |      2020-01-13

近日,专注于规模化猪场信息化管理的北京银合科技与北京和谐阳光农牧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北京签署相关协议,双方将就全国规模化猪场的信息化管理服务、银合ERP市场推广等项目开展重要合作。

近期,北京银合科技与国内多家规模化养猪企业达成合作,负责承担其猪场的信息化建设项目。合作单位包括辽宁德宝集团、盘锦振兴集团、黑龙江联喜股份、湖南伟鸿食品、重庆沙心食品等多家农牧食品企业,项目内容涉及种猪管理、商品猪管理、供应链管理、报表分析、预警提醒、成本核算、肉食品安全追溯等多个环节。

图片 1

北京和谐阳光农牧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专业从事猪场管理服务的新型的高科技企业。旨在打破传统养猪规程,创新体制机制,完善猪场管理服务模式,重塑畜产品“绿色、安全、健康、时尚、负责任”的产业形象,为养猪企业提供全方位、一站式保姆服务。

据悉,近年来,随着猪场规模的不断扩大,猪场管理水平低下的短板逐步显现,影响了养猪企业的快速发展与扩张,并造成了企业资源的内耗与经济损失。因此,越来越多的农牧企业负责人意识到实施信息化管理的必要性。信息化管理手段能够使猪场管理更加规范、透明、高效,并及时通过软件发现企业生产过程中存在的问题,避免没必要的浪费与损失。

有媒体评出2016年影响中国农牧行业的十大事件,其中一件是借助公司+农户模式快速成长起来的广东温氏集团市值高达1532亿元,甚至一度超过2000亿元,成为最值钱的农牧企业,远超排名第二的双汇(691亿)和新希望(336亿),养猪规模全国第一、世界第二。不仅在农牧行业,温氏的市值和盈利能力即使放在整个资本市场,那也是前几十名,着实给我们畜牧业长了脸。另外一件大事是,各大饲料企业、养猪企业纷纷采取公司+农户的模式或涉足或扩大养猪产业:新希望、正邦、天邦、唐人神、龙大、襄大、铁骑力士等莫不如此,公司+农户的养猪模式好像在2016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青睐,有场房、有经验、信誉好的养殖户一下子成了各大农牧企业争先抢夺的资源。

和谐阳光迄今已与上百家规模养猪企业建立管理服务关系,如:新希望集团、六和集团、京安集团等知名大型畜牧企业,客户遍布东北、西北、西南、华北、华中、华南等地区,拥有分公司6家,业界高级顾问20多人,一线专业技术人员近200人。公司计划用5年时间,在国内建立十家以上省级品牌服务性分公司;所服务猪场的年出栏安全生猪总规模超过1500万头;和谐阳光养猪学院培养出1000名以上优秀的猪场管理人才;成立以阳光模式为依托的养猪服务联盟。

图片 2

图1:部分上市农牧企业市值排名,单位:亿元。

迄今为止,银合软件已为江西正邦、南京雨润、山东龙大、河南正阳诸美、上海新农等上百家规模化猪场提供信息化管理服务。

实际上,公司+农户的模式并不是在这两年才出现的新事物,温氏早在十多年前,正邦、正大等早在五六年前就开始了该模式的探索,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只有温氏坚持了下来,把这种模式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修得正果,并经过十多年的摸索与创新,在2015年上市之后得到了资本市场了巨大认可,创造了养殖业的财富神话。而这种模式之所以在这两年又开始大受欢迎,主要是基于这几个原因:饲料企业竞争加剧,单纯的饲料业务已很难保证不被挤下牌桌,必须通过涉足中游的养殖环节以保证利润甚至活命;传统的养猪企业也需要快速扩大规模占领市场,守住自己的传统优势;不管是饲料企业还是养猪企业,自建猪场都是一种投资大、速度慢的笨方法,再加上2016年国家对养猪行业采取的强制性环保措施和趋紧的土地政策,所以公司+农户这种模式就成了各大公司快速进军养猪环节的不二之选。

银合科技与和谐阳光作为畜牧业界第三产业而诞生的养猪企业管理服务型企业,此次合作是我国生猪产业升级的一种创新和跨越。

只不过,看起来完美的公司+农户模式背后隐藏的风险一点都不小:农户缺乏基本的诚信底线、猪周期带来的巨大风险依然存在、野蛮成长起来的规模下面缺乏成熟的管理与风控体系、配套资源(猪苗、饲料兽药、设备等)的质量能否跟得上扩张的速度等都不可忽视。毕竟,温氏成功的背后,是以全员持股、全产业链、巨额的创新投入、十几年的摸索为前提的,盲目跟风搞公司+农户很难走远。

图片 3

处在养猪业空前甚至是绝后的大变革的今天,公司+农户模式已经是势在必行,也必将成为未来最为重要的养猪模式之一,那么,企业该如何做,才能避免折戟沉沙,建立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呢?今天我们就把通过对温氏、特驱、龙大、海大、阳晨等一些涉足公司+农户模式较早企业的调研,把他们的一些先进的管理模式写出来,供大家参考。

1.想发展公司+农户,先建立相配套的产业资源。

为什么发展公司+农户的都是大公司呢,因为它需要的配套资源实在是太多了,扩繁场、饲料厂、甚至是兽药厂与屠宰场一个不能少,少一个环节风险就增加一级:没有扩繁场,猪苗的供应和质量就没有保障;没有饲料厂,成本就会大幅增加;没有兽药厂,猪群的健康和食品安全问题就得不到保障;没有屠宰场,就会在行情低迷的时候陷入被动,失去话语权。可见,发展公司+农户绝不是一般小公司能玩转的商业模式,而是需要许多环节的资源进行配套,尤其是基地(扩繁场)和饲料厂,几乎是这一模式的标配,那些没有任何相关资源,却打着公司+农户旗号的公司无疑是想空手套白狼的流氓行为,对自身、对农户的风险都是巨大的。

2.从开户申请到放苗,再到毛猪上市、结算,任何一个环节都马虎不得。

图2: 公司+农户模式的流程图

图2是公司+农户养猪模式的一个大致流程,每个公司都大同小异,那么差距在哪呢,为什么温氏的毛猪成本能控制在6元/斤左右,而有的企业会高达7元/斤甚至更高呢?秘密当然在于对每个环节细节的管理。比如开户申请环节,对农户加盟标准的高低就直接影响到他是否能把猪养好;比如对猪舍的硬件要求:温氏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花大价钱对合作农户的猪舍进行智能化改造了,其现代化程度比很多规模化猪场还要高。

在所有环节当中,最为重要的是技术员对每个农户的日常巡检服务。巡检的内容包括:放苗前农户猪舍的各项指标是否严格达标;日常饲养过程中,猪群采食量、环境参数是否异常;是否严格按照防疫保健方案执行;是否存在私自淘汰猪只、换料等行为;是否投放违禁药物等。技术员每次对农户的巡检是应付了事,还是事无巨细,有一套科学的监管体系,对公司与农户最终的效益都有直接影响。为了实现对技术员服务过程的的管理与监管,温氏等一些管理比较先进的企业都使用自己开发的巡检管理软件,技术员需要把每次上门服务的时间、地点、服务内容等通过APP进行上传记录,以便公司抽查技术员的服务是否到位,大大提高了巡检管理的制度执行力,而正邦、龙大等公司则是选择与北京银合这样的专业软件公司合作开发类似的系统。

对细节的要求不同造成的后果自然也是天壤之别,管理不到位的话,农户根据行情偷偷卖猪、换饲料等种种小动作就很难避免。当整个国民诚信体系都不成熟,农村商业文明还没建立起来的时候,更加科学、全面、严格的制度以及管理软件当然是最有效的。

3.有必要花钱建立一套信息化管理系统。

在温氏成功的背后,一直被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是温氏拥有40多名博士,是将每年企业收入3%作为科研创新经费的研发投入。而在所有的科研项目上,信息化与智能化更是其重中之重。作为一名在中国养猪业信息化领域埋头深耕了十余年的从业者,我想多说一些这方面的情况。

中国养殖业的信息化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本世纪初以中国农业大学与南京丰顿共同研发的GPS、GBS等单机版猪场生产管理或种猪育种软件,以及财务软件为代表的部门级信息化应用。这些软件至今还在种猪企业或一些中小规模的猪场有较高的普及率。

第二阶段大致是2008年2014年,一些集生产管理、供应链管理、财务管理等整体解决方案型产品开始受到大型农牧企业的欢迎。上市企业当中如南京雨润、山东龙大、江西正邦,或者后起之秀如江西绿环、湖南龙华等也都是在此期间与北京银合开始了猪场ERP系统的建设与探索。以发展农户为主的广东温氏的信息化也起步于这时候,他们选择了与金蝶标准产品+开发平台+个性开发的合作模式,简单来说就是购买金蝶的开发平台及部分标准化的功能模块,然后大部分功能由自己的团队来实现,并取得了巨大成功。在纵观所有行业ERP实施成功率普遍都不高的现实环境下,温氏的成功的确具有标杆性的意义。当然,成功的背后是温氏在这方面的巨大投入,据说其在信息化方面的累计投入已经数以亿计,信息中心拥有自己的一栋楼,这在信息化并没有被大多数企业上升到战略层面的农牧行业,的确显得有点酷。

第三阶段大概是2014年至今,互联网+大有颠覆一切旧有商业秩序的架势,从50后到90后,从企业家到创业者,言必称互联网、颠覆、B2B、互联网金融等。农牧企业自然也不敢落伍,以大北农、新希望、傲农等为代表的农牧公司高举互联网+战略大旗,开始了一场互联网+养猪的赛道卡位战,猪场SAAS、饲料兽药电商、互联网金融等创业企业也纷纷诞生,养猪行业真正成了产业互联网风口的那头猪。

话说回来,为什么说信息化系统对于对于公司+农户养猪模式是必不可少的标配工具呢?最重要的是通过信息化系统,不但可以将农户从开户申请到肥猪销售(目前农户基本都是养肥猪,个别除外,如四川特驱)的每一个环节都固化,减少人为干预,提高工作效率,而且可以满足企业的管理层通过系统实时掌控每个农户的养殖情况,一旦出现异常可迅速进行追查,防治农户发生大的养殖损失,甚至是养殖过程中的舞弊行为。另外,每一批肥猪养完之后,通过信息化系统,企业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每个农户养的好坏,并查找原因,最终通过日积月累的数据积累,改善某些技术环节,或者放弃与某些农户的合作。

4.资金和团队,一个都不能少。

资金和人才是在商业模式成立的前提下最为重要的企业两翼,在其他行业如此,在公司+农户养猪行业更是如此。虽然这种模式的养猪不比自建猪场那么重资本,但对资金的要求依然很高,比如前期高额的种苗、饲料等投入,以及在市场低迷时受合同保护价影响给农户的销售结算压力等,若没有强大的资金实力,一波低迷的行情就可能使企业资金链断裂。因为牵涉到广大农户,影响会非常大。有的企业会联合银行或金融机构为农户申请贷款,企业作为农户的担保人,申请的资金专款专用,用于猪舍建设或购买饲料,这种供应链金融模式虽然可以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但是因为农户的征信较难,所以对企业的实力要求就很高,有的银行或金融机构兴趣并不是很大。但越来越多样化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出现,还是让公司与农户看到了更多的贷款可能性。

至于这方面的人才,除了温氏一批较早出来的从业者到了同行企业之外,大多数企业并没有现场的职业经理人可用,只能自己交学费培养。人才的缺失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的扩张速度,不过随着规模化养殖速度的加快,以及各大龙头企业人才培养机制的不断完善,相信人才问题不会成为阻碍这一模式发展的主要障碍。

中国养猪业正在经历猪被驯化以来最剧烈、最快速的变革时代,农业供给侧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城市居民的消费升级也已初具规模。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十年,国内将出现年出栏5000万头生猪规模的巨无霸企业,而养猪的结构,也将由现在的两分大型养猪企业+四分规模化猪场+四分散户格局,演变为大型养猪企业、公司+农户、家庭农场三足鼎立的局面。谁能在大变革时代成为行业翘楚,除了现有的成绩、资本、管理等因素,选择什么样的发展路径似乎更有决定性作用,而身处这个产业中的每一位,都不可能只是一名吃瓜群众,而是必将与这滔滔江水一般的变革一起,奔向未来。